浮丘

晋江笔名:左十右

《[凹凸乙女]黑山羊之卵》
《[恋与制作人]母与子》
《[宝石之国]人类小姐如是说》

都是本人先写在LOFTER然后再搬运到晋江去的。

不是盗文!

◤恋与制作人◢借着说谎的名义向他告白

三句话,两句谎言一句真心话。让他猜猜哪个才是你的真心吧!
■白|许|周|李
■努力短小
◤合集◢

【白起】

“你喜欢这种游戏?”他挑眉,桀骜不驯的眉眼,让你产生了退缩的心思,但当你想打退堂鼓时,那锐利的视线就先一步从你身上移开了,“说说看,反正我现在有空。”

“那么……我开始了?”

“嗯。”白起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。

“其实我一直记得高中时我们的初遇。”

白起猛地把头转回来,将你锁定在视线里。你被吓了一跳,他的眼睛亮的吓人,像是野兽的眸,盯着猎物要将其吞吃入腹。

你缩了缩脖子:“这才第一句呢。”

白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他开口,嗓音有些干涩:“继续。”

“我还觉得你做的银杏手链特别好看!”

白起轻声笑了一下,像是在说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但他随即又想起,你说过三句话里有两句是谎言,于是笑容僵在脸上,表情变得微妙起来。

“最后一句……白起,我喜欢你。”你一鼓作气说完,绽放如释重负的笑容,“学长,你猜猜那句是真话?”

白起没有回应,你不解地歪头,又叫了一声:“白起?”

白起不知何时又偏过了头去,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神,在他脸上打下小小的阴影。

他制止了你想要上前的动作,翻起了警服的立领,你眼尖地发现蓝色警服盖住了一点从他脖颈爬上的红。

“这个游戏,你真的必须要说谎话?”







【许墨】

许墨欣然接受了你对他的游戏邀请。

“你都不忐忑一下吗,说不定我说了什么很伤人的话,但那是真的哦?不会这么害怕一下下吗?”你故意这么说,想看许墨的云淡风轻被打破。

“嗯……如果很伤人的话,我就伤心一下好了。”许墨笑着说道,但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,就像是打定心思你肯定不舍得说重话。

但这反而更加激起你的欺负欲。

“你真不怕我说出对你的不满啊?”你捏了捏手指。

“不如说我还挺期待的,只有知道不满在哪里,我才能变得更符合你的喜好,不是吗?”许墨浅色的瞳孔里氤氲着潋滟波光,“而且,分辨你的真假话的自信,我还是有的。”

“哼……那我拭目以待。第一句——”你故意拉长了声调,许墨依旧平静而温柔地看着你,你咧开嘴角,心怀恶意,“许墨,其实那些你觉得很撩人的话在我眼里都很尬,能不能别尬撩了?”

许墨平静的笑意潮水般从他脸上褪去,他静默地看了你三秒,把你看得心慌慌,你转过头咳了一声:“有两句是谎话呢!”

许墨眨了眨眼,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,但是这回你无端觉得那笑意很冷。
许墨说:“对,还有两句。”

你清了清喉咙:“许墨,虽然你一直笑眯眯的,但你是切黑吧!”

许墨一侧唇角往上翘了下,像是默认。他用眼神示意你说最后一句。

这反常的沉默让你觉得许墨一定是生气了!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便说得小心又小心。

“我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“……没了,就这些!”你强颜欢笑,却已经不再期待许墨的答复,你的直觉告诉你要尽早离开这古怪的氛围。

许墨察觉到你的意图,慢条斯理地挡在了你的退路,他微微弯下腰,将你笼罩在他的阴影里:“不想听答复了吗?”

你咽了口口水:“许大佬,你说,你说。”

许墨看着你犯怂的模样,笑意真切了些,他将唇贴近你的耳廓,你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。

“看来你更喜欢我用这个方式撩你。”







【周棋洛】

“听上去很有趣的样子!薯片小姐,你说吧!”周棋洛笑得开怀,他原先坐在地毯上玩游戏,现在手柄扔在一边,靠在了你的腿上,亮晶晶的眸子直直地瞧着你。你情不自禁抚摸他柔软的灿烂金发,感觉像是养了一头大型金毛犬。

“那么第一句……棋洛,我讨厌你。”

“太简单了,这是假话!”周棋洛眨了眨眼,毫不犹豫地反驳。但是却从趴在你膝上的姿势立起身来,圈住了你的腰。

你但笑不语,思考着第二句话。

“周棋洛,你再背着经纪人偷吃东西,到时候胖成一个球我可不要你了!”你抱着逗乐的心态说了这句话。

周棋洛也知道,他抿了抿唇,试图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,最后却还是把虚假的装腔作势融化在灿烂的笑容里。
“那可不行。你这句该不会是真话吧?还好我吃不胖。”

你的笑容也更大了。

最后一句。

你想,该说什么呢?按照套路,这时候你该表白了。
但是,周棋洛和你都对你深爱他的事实深信不疑。

你的视线开始放空。一直深埋心底的一个念头就这么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。

“棋洛,如果有一天,我离开你了,你不要太伤心。”

周棋洛的笑容僵在脸上,他猛地抬头,将你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。
“怎么了……忽然说这种话?”

你眼神暗了暗,勾起与平常别无二致的笑容:“嗯……你想啊,你是大明星,那么多很好很好的人喜欢你,我总感觉,我配不上你。”

周棋洛的笑意消失了,他将你快要哭出声的表情尽收眼底,半晌,再次绽放灿烂的笑颜。

“这是假话吧?我都被吓到了!”

你苦笑:“对,是假话,棋洛真聪明!”

你可真是过分,破坏了规矩,多说了一句谎言。

你不知道周棋洛有没有发现你的不安与自卑,胆小的你只能借着这个游戏将内心说出口。

但这之后,他抱着你,说什么也不撒手,好不容易空出时间玩的游戏也不打了,就这么陪你看了一集又一集被他吐槽过演技的肥皂剧。

你窝在周棋洛怀里,周棋洛窝在沙发里,你枕着他的肩昏昏欲睡。

也许是在做梦吧,你觉得耳边传来濡湿的触感。

“这种坏游戏,我只陪你玩一次。以后,绝对不能再说要离开我这种话!”







【李怼怼】

怼怼:“你的策划案完成了?”

你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怼怼:“在报告会上准备的ppt修改好了?”

你:“还没……”

怼怼:“……你是认为我很闲吗?”

你:“不是的!QAQ”

怼怼:“想签撤资合同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。”

你:“李总我错了我立刻回去工作!”

游戏,还没开始就已结束。:)







【李泽言】

如上的臆想居然没有成真,李泽言居然同意了陪你玩这个无聊的游戏,你无比感动,决定不对他恶作剧了,要好好夸夸他。

“还不开始?”李泽言领口微敞靠在椅背上,难得露出比较放松的姿态,他的一缕黑玉般的发微微垂了下来,贴在他的额头,同色的眼睛将你有点蠢的开心表情尽收眼底。

也许是阳光太暖和,你错觉那冰冷锐利的黑眸里都溢满了温柔。
而你,被轻易蛊惑。

你颇为狼狈地低下头,脑袋里备好的台词忘的一干二净,越急越口不择言:“我觉得你这样是在赤裸裸地诱惑我。”

几秒的停顿。
你听到李泽言的轻嘲:“想太多。”

“都说了谎话!是谎话!”你羞愤掩饰。

“哦……你让我猜话的真假,最后却自己先说出来了?有意思。”

你被他怼得噎了一下,欲哭无泪地发现这下主动权都在李泽言手里了。

你憋了半天,憋出第二句:“你不觉得souvenir的老板十分小心眼、破事多吗?”

李泽言的语气终于不那么轻松惬意了:“你可以不去那里吃!”

出了一口恶气,你笑的欠扁:“谎话,谎话,别那么认真。”

“最后一句。”李泽言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。

虽然这个游戏已经沦为你发泄平日里不满的道具了,但是李泽言依旧等待着你不知真假的第三句话。

但是你实在想不出来了,忽然就想到这个游戏标配的末尾告白,不知怎的,不过脑子,就这么说了出来。

“我、喜欢你。”

良久的沉默。

你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。

如果前面两句是谎话,那么我喜欢你就是大大的实话了!这不就是恶意撩吗!
但如果你敢说最后一句是假话……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更惨。

自己作的死,跪着也要作完。

你立正了身体,像是受教导主任训的乖宝宝,低着头不敢去看李泽言的表情。

“……无聊的游戏,浪费时间。”

看样子李泽言也不打算深究,当然也不打算回复。你松了一口气,忽略心中的失落,汇报完工作立刻离开了。

你想,今天这个小游戏应该就会这么被你们拋在身后了。

然而你不知道你离去后,只剩李泽言的办公室里,那个在你面前板着架子的男人,双手交握抵在鼻尖,仿佛这样就能挡住嘴角压不住的笑弧。

“缺乏创意。”
但“收到告白”的人却高兴了一整天。

















大概又陷入了蜜汁产粮高峰期。
恋与制作人乙女太长了改成了恋与乙女_(:з」∠)_总感觉改了标题就能收到更多留言(痴心妄想)

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呀♥

2018年的浮丘也依旧写不来短段子orz

评论(66)

热度(2488)